• 下一次大流行或将到来,人类准备好了吗?

  • 发布日期:2022-08-22 21:03    点击次数:196

      来源:中国慈善家杂志

      未雨绸缪,将不确定性转变成确定性,将不安全感转变为安全感。

     比尔·盖茨 比尔·盖茨

      世界卫生组织(WHO)最近宣布,在全球蔓延的猴痘疫情是“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WHO的最高警报可能会为各国敲响警钟,他们正努力遏制导致猴痘病毒的传播。

      除了猴痘,人类始终在面对流感病毒侵袭的挑战。近一百年来,每隔10~20年,就会出现一次流感大暴发。最可怕之处,是流感病毒的变异速度很快,种类繁多。每年引起流感的病毒并不相同,疫苗的保护时效和保护能力都有限,目前尚未有一次接种就能终身免疫的流感疫苗。

      世界上依然有很多病毒需要人类去勇敢面对,人类依旧要时刻警惕再发传染病和新发传染病的来袭。有资料显示,全世界60亿人口中,每小时约有1500人死于传染病,其中大部分发生在发展中国家。单就中国而言,面临着有些已经控制的传染病卷土重来,如结核、脊髓灰质炎;重要传染病依然活跃,发病率不断上升,具有潜在突发和暴发流行的危险,如AIDS、肝炎、流行性出血热等;新发传染病不断出现,如SARS、禽流感等。而再发传染病也不容忽视,比如结核病。

      历史告诉我们:人类时刻遭遇着传染病的危险,疾病浪潮仍无可避免。尤为值得警惕的是,除了新冠肺炎大流行以及人类已知的各种传染病外,全球可能还将面临着更大规模流行病的侵袭和冲击——无论是美国微软公司创始人、亿万富翁比尔·盖茨在今年5月份发出的“另一场大流行将会到来”的警告,还是此前世卫组织指出要提防的“X未知疾病”,这些都意味着“如何预防下一次大流行”正在成为全世界已经无法忽视而且必须共同面对的课题和挑战。

      如何破解这个课题并扛住挑战,事关全球人类的福祉。

      据媒体报道,比尔·盖茨曾在今年5月的一次采访中警告称,下一场大流行病有50%的可能性会在20年内发生,并可能来自一种“我们已经知道的病毒”。除此之外,它还可能源自人工制造的生物恐怖主义病原体,或由于气候变化而“从自然界跳跃出来的东西”。

      虽然已经有媒体将如今正流行开来的猴痘视为下一个可能的致命大流行病,但盖茨认为,猴痘“几乎没有机会”成为下一个大流行病。“如果不是因为新冠疫情,猴痘甚至不会出现在新闻中。而这是好事。”他如此说道。但他并没有完全排除猴痘变异成更可怕的病毒的可能性。

      在盖茨看来,新冠肺炎疫情还没有结束,这表明世界“仍然面临着这样一种风险,即可能会产生一种传播力更强、更致命的变体”。他表示,“出现这种风险的可能性远高于5%,我们甚至还没有看到它最糟糕的情况。”

      早在今年年初,盖茨就指出“下一场大流行”将到来,呼吁提前做好应对准备。

      随着全球化进程快速发展,以及人与自然交互日益频繁,会有更多未知的病毒侵袭人类社会。早在2018年的2月23日,《科学》杂志就发表文章,称全球病毒计划启动——通过病毒检测和样品搜集,一方面获得“病毒生态学”大数据,包括宿主范围、地理分布和流行病学;另一方面,则是通过测序病毒基因组获得数据库,建立一个综合自然病毒生态学和遗传学的病毒超级数据谱,随着这一变革性和颠覆性模式的升级,为世界提供公共健康“工具盒”,建立一个病毒威胁和传染性疾病的全球大数据库,针对未来的威胁研究和制定对策。

      2018年3月12日,世卫组织发布公告,列出潜在疾病威胁名单,包括可能会造成公众健康危机并且缺乏有效的药物或疫苗,十分有必要尽快对其研究的疾病。值得注意的是,敞篷车在这次公告中,世卫组织特别提到了一种被命名为“X”的疾病——世卫组织对“X”疾病的定义非常复杂,概括为一句话就是,未知的病原引起的未知疾病。

      对此,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原主任高福等在一本著作中这样写道:“不知是世界卫生组织预示到人类重组计划的启动,将会进一步入侵野生动物的领地,预计未知的病原将会降临人间,还是预测到新的未知病原必将被发现,为世界人民敲响预防和准备的警钟。或许,两者皆有。”

      过了不到两年,一场新冠肺炎疫情侵袭了全世界,并且大流行至今还未消退,人类再次遭遇继1918年大流感之后的瘟疫之灾。更令人细思极恐的是,世卫组织所公告的“X”未知疾病意味着人类世界还将遭遇更大的挑战,就像盖茨所说的“下一场大流行”。那么,人们需要为这些“预言”感到担忧吗?人类该如何做好应对和准备?

      《如何预防下一次大流行》

      作者:[美] 比尔·盖茨(Bill Gates)

      译者:崔樱子、高峥荣    高福 主审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2-06

      对于“下一场大流行”,盖茨开出了“药方”——在他的新书中译本《如何预防下一次大流行》中,盖茨直言不讳地表示:“全球尚未投资于应对大流行所需要的资源,并为其积极筹备。是时候采取行动了。”

      盖茨所说的“行动”就是其著作中的一系列具体建议,包括建立一个由专家流行病学家组成的全球团队,他称之为GERM(全球流行病应对和动员)。这将由世界卫生组织 (WHO) 管理,每年耗资约 10 亿美元,并嵌入各国政府,以加强当今分散且资源不足的大流行应对团队。

      盖茨在他的新书中这样写道:“一次大流行相当于一场始于一栋建筑物的大火,几周内就会在全球各地蔓延开来。因此,为了预防大流行,我们需要一个类似于全球消防部门的机构。”这个机构就是GERM——全职帮助世界预防大流行,负责监测潜在的疾病暴发,看到苗头时发出警报,工程案例并且帮助控制,创建数据系统以共享病例数据和其他信息,使政策建议和培训标准化,评估世界各国快速推出新工具的能力,组织演习,寻找系统中的薄弱环节等。此外,还应该从国家层面在全球协调大量从事这项工作的专业人员和系统。

      但是,“创建这个组织需要发达国家政府的郑重承诺,包括确保适当的人员配备。仅要在全球层面达成积极共识,同时保证充足的资金水平,便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即使知道困难重重,我仍认为当务之急是将这个团队安排到位。”盖茨如此写道。

      人们经常能从与流行病有关的灾难片中看到这样的情节:当一种可怕的疾病暴发,世界似乎已经做好了应对准备,并且能够立即行动起来,从而拯救了人类。但盖茨坦言,“现实比这复杂多了”。比如,从2020年开始的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盖茨就直言,“不是因为试图阻止它的怀有悲悯之心的智者太少了,而是因为世界没有创造一个环境,让他们能够在一个强大、准备充分的系统中充分发挥自己的技能。”

      所以,世界需要的是一个资金充足的全球组织,在所有必要的领域拥有足够的全职专家,享有作为一个公共机构的信誉和权威,并有明确的职权范围来专注于预防大流行。这也是盖茨呼吁建立GERM的重要原因。而这个公共机构的工作职责,在盖茨看来就应该是每天醒来问自己同样的问题:“世界为下一次疫情暴发做好准备了吗?如何更充分地做好准备?”

      盖茨所提议的GERM并非无案例和经验可循。他在书中特意提到了全球为了应对和消灭骨髓灰质炎而组建的应急运行中心(EOC)——尽管骨髓灰质炎疫苗是在20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早期发明的,但几十年来并没有惠及所有需要疫苗的人。就在20世纪80年代末,每年仍有125个国家发现35万例野生型骨髓灰质炎病例。但在1988年,WHO及其合作伙伴在慈善团体的带领下,开始着手消灭骨髓灰质炎。到2021年,全世界的野生型骨髓灰质炎病例从每年35万例减少到不足10例,降幅超过了99.9%。

      “GERM应该是一个快速建成的全球性的应急运行中心。就像应急运行中心(EOC)在抗击骨髓灰质炎等地方病的同时,随时准备在出现新情况时采取行动一样。”只是“GERM不负责照顾患者”。盖茨坚信这个公共机构会在预防大流行的各个方面发挥关键作用:疾病监测、协调和应急响应、就研究议程提出建议,以及对系统进行测试以发现它们的漏洞等。

      此外,盖茨还呼吁加快疫苗和疗法的开发,主张对研发、贴片和药丸等递送技术、有前景的化合物库、分布式制造能力等进行投资。他希望对废水进行主动监测,以便研究人员能够寻找环境中的信号并及早发现病毒的暴发。

      在盖茨看来,全球应从新冠肺炎疫情应对中吸取经验和教训,避免在下一次大流行中犯错。同时,要制订并资助预防大流行的全球计划。

      “新冠肺炎带来了诸多教训,其中之一是:人类需要谨慎预测疾病的发展过程。”盖茨表示,“几十年来,人们告诉世界要为大流行做好准备,但几乎没有人将其视为首要任务。直至新冠肺炎袭来,如何阻止它成为全球议程上的重中之重。”

      盖茨担心,当新冠肺炎真正消退后,世界的注意力将转向其他问题,大流行防控将再次被搁置,甚至完全被遗忘。所以,我们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在消灭呼吸道疾病和大流行防控的全球计划中,除了建立GERM公共机构外,盖茨还提出了制造并提供更好的工具、改善疾病监测以及加强卫生系统建设等方面的建议。

      新冠疫情大流行令世界众多国家和地区措手不及,但如果人们能在当前战“疫”中吸取教训,那么下一场战“疫”就会变得更容易。对此,盖茨在今年也曾建议从三方面着手:一是为全球监测提供资金,以便及早发现下一个病原体,同时提升诊断和疗法。二是优化疫苗分配,加强中低收入国家的卫生系统。在应对新冠疫情初期,这些国家难以获得供应有限的疫苗。此后又面临缺乏专业人员、民众对疫苗接种态度犹豫等阻碍。三是提高疫苗生产能力和效力。比如,一种疫苗同时提供抵抗新冠病毒、流感病毒和呼吸道合胞病毒的效力。

      盖茨呼吁各国政府现在就加大投入——相较于新冠疫情造成的死亡、经济损失和其他各种负面影响,为下一场大流行病做好准备的成本没有那么大。“下一次我们应该努力成功,力争在几个月内控制住,而不是两年。”

      早在去年8月,美国智库全球发展中心就发布一份报告称:“下一场大流行病或将很快到来,而且更加致命。”这份报告主要提出了三个观点:一是大流行病的风险在很大程度上被低估,防范疫情暴发的准备严重不足。报告援引相关数据说:“近十年来,新冠疫情并不是唯一的大流行病,我们目睹了一系列流行病学事件……疫情会暴发的,只是时间和地点问题。”二是以往数据表明,低收入国家面临的风险格外严重,这些国家也是抵御疫情威胁的重要防线。三是未雨绸缪,各国和全球卫生机构需要有强韧的卫生系统,以及疫情防范和应对机制。“及早行动和有效防备对于减少风险至关重要。”

      作家毕淑敏曾说过这样一段话:病毒远远比人类更为古老。如果一定非要说谁是地球主人,病毒一定比我们更有资格。病毒肆虐,它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异?为何从原来的状态奔逸而出,疯狂地侵袭损害人类?我们如何与大自然的各种生物和平共处在这颗蔚蓝色的星球上?这些都值得我们深深思考。不然的话,灾难骤起时,我们不知道它从何而来。灾难离开时,我们也不清楚它因何而去。我们更不知道的是。下一次它会不会再来?人类生活在极大的不确定性和不安全感中。

      那么,如何将不确定性变成确定性,将不安全感变成有安全感?唯一的办法就是未雨绸缪,做好应对大流行的一切准备。正如安东尼。福奇所说,“如果你看起来反应过度,你可能是在做正确的事情”。

      从这个意义上说,盖茨在《如何预防下一个大流行》中提出的设想和预案,无疑是很好的方案之一。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中国药学会科学传播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健康传播工作委员会委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点击进入专题: 全球多国发现猴痘病例

    责任编辑:张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