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首例,滥用自动驾驶被控杀人罪

  • 发布日期:2022-08-08 04:33    点击次数:171

    2022年1月18日,多家外媒报道美国加州检方向一名特斯拉Model S车主提起了两项驾车致人死亡罪(vehicular manslaughter)的刑事指控,属重罪(felony)指控。揭开了发生在2019年的一场由Autopilot引发的两死两伤的惨痛车祸。

    与特斯拉Autopilot有关的民事诉讼并不少见,而针对驾驶员滥用Autopilot的刑事指控乃全球首例。

    一场惨剧

    2019年12月29日,刚过午夜,在洛杉矶郊区加迪纳(Gardena),特斯拉Model S驾驶员凯文·乔治·阿齐兹·里亚德(Kevin George Aziz Riad)在Autopilot驾驶辅助系统开启状态下将车辆驶离了高速。

    随后在经过一个路口时,Autopilot系统因未能做出正确判断闯红灯高速通过,与一辆正常行驶的思域轿车相撞,导致思域车内两人吉尔伯托·阿尔卡萨·洛佩斯(Gilberto Alcazar Lopez)和玛丽亚·瓜达卢佩·尼韦斯·洛佩斯(Maria Guadalupe Nieves-Lopez)当场死亡。

    里亚德和同车的一名女子受伤送医,无生命危险。洛杉矶县检察官在2021年10月对里亚德提起了刑事诉讼,这起案件直到今年1月中旬才被曝光。 

    27岁的里亚德表示不认罪,他的职业是一名豪车司机,目前被免费保释,案件尚在审理中。里亚德的辩护律师没有回应评论请求,洛杉矶县地区检察官办公室拒绝讨论此案。里亚德的第一次听证会将于2月23日举行。

    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ational Highway Traffic Safety Administration,NHTSA)发表声明称,目前没有任何在售车辆可以自动驾驶。无论汽车是否使用了驾驶辅助系统,都需要人类驾驶员随时接管车辆。

    NHTSA补充说,所有州的法律都要求人类驾驶员对其车辆的操作负责。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功能被归类为L2自动驾驶,意味着车辆可以自主控制转向和加速,但驾驶座上的人必须能够随时对车辆进行控制。

    在里亚德的案件里,显然他作为驾驶员,在车辆闯红灯时没有及时作出反应接管车辆,导致无辜的人在事故中丧生。

    南卡罗来纳大学教授、自动驾驶汽车相关法律专家布莱恩特·沃克·史密斯(Bryant Walker Smith)表示,不仅在L2及以下,驾驶员在更高级别的自动驾驶系统中也同样负有责任。

    他认为如果特斯拉被认定在道路上使用了危险的技术,理论上它也应该承担刑事责任。不过,按照以往判例,它可能只会承担民事责任或道德上的谴责。正如40多年前,印第安纳州曾因平托(Pinto)车型的一起撞车事故向福特提起了刑事诉讼,但该公司最终被判无罪。

    事故发生后,NHTSA对该事故进行了调查,以从技术层面确定事故原因,预计很快会公布调查结果。

    有人留言寻求特斯拉的评论,然而该公司已经解散了其公关部门。

    自动驾驶自满症

    由驾驶员滥用Autopilot而导致的交通事故屡见不鲜,该系统已经成为了两家联邦机构调查对象。

    然而,配备有Autopilot或其他驾驶辅助系统的车辆遍布在世界各地的道路上。据估计,仅在美国就有76.5万辆特斯拉装有该系统。

    此次对事故中特斯拉驾驶员的重罪指控给更多的车主提了个醒, 孙子从美国来电影他们不能完全依赖Autopilot或其他自动驾驶系统来控制车辆。

    两名死者的家属也分别起诉了特斯拉和里亚德。他们指控里亚德存在过失,他有多次违规驾驶的记录,无法驾驭高性能的特斯拉。

    同时他们指控特斯拉销售有缺陷的车辆,这些车辆会突然加速,而且缺乏有效的自动紧急制动系统。对于两起诉讼的联合审判定于2023年中进行。

    NHTSA和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NTSB)一直在审查Autopilot的滥用情况。驾驶员对于系统的过度相信和注意力不集中已经导致了多起车祸,包括致命的车祸。

    在一份事故报告中,NTSB将这种滥用行为称为“自动驾驶自满症”。

    该机构说,在2018年加州卡尔弗城(Culver City)的一起车祸中,一辆特斯拉撞上了一辆消防车,Autopilot系统的设计却默许司机做甩手掌柜。所幸那次车祸中没有人受伤。

    2021年5月,一名加州男子被逮捕。因为警察发现他的特斯拉在高速公路上行驶,而该男子竟然坐在后座上,方向盘后面居然没有人。

    一个里程碑事件

    自动驾驶技术在发展,而相关的法规并没有跟上。整个自动驾驶领域的事故责任判定一直处于混乱状态。

    一般事故受害者家属会对提供自动驾驶技术的公司和车辆驾驶员同时提起民事诉讼,然而尖端科技与人为失误之间责任界定不清晰。因此,该案件或许会成为自动驾驶世界的一个里程碑,为之后的事故责任认定提供了一个判例。

    除了针对里亚德的刑事指控,四年前轰动一时的Uber自动驾驶SUV致死事故也有了相应的后续进展。

    2018年Uber的一辆正在进行自动驾驶测试的车辆在公共道路上撞倒一名行人,集团文化致其死亡。当时车上配备了一名安全员。

    2020年亚利桑那州当局对这名安全员拉斐拉·瓦斯奎兹(Rafaela Vasquez)提起了过失杀人(negligent homicide)指控。瓦斯奎兹表示不认罪。与以往案件类似的是,亚利桑那州检方没有对Uber提出刑事指控。

    普林斯顿大学自动驾驶汽车项目主任阿兰·科恩豪斯(Alain Kornhauser)说:“这为司机敲响了警钟,让他们在使用这一类功能的时候,不要变得那么自满,以至于忘记了自己作为驾驶员该负起的责任,不仅对自己的安全负责,也对他人的安全负责。”

    2019年10月6日,通用Cruise自动驾驶汽车在加州旧金山Mission District社区的街道上进行测试

    科恩豪泽说,虽然自动驾驶功能是为了协助驾驶员,但像特斯拉的Autopilot、通用的Super Cruise、福特的BlueCruise和日产的ProPILOT这样的系统会误导消费者,让他们把汽车想得太“神”,远远超过了它们的实际能力。

    然而,即使完全自动驾驶的汽车正在公共道路上进行测试,汽车制造商、技术公司、制定工程标准的组织、监管机构和立法者也无法清楚地说明技术上的差异,或者在人们受伤或死亡时清晰地进行法律责任认定。

    “如果里亚德被判有罪,这将给每个特斯拉车主,或其他使用驾驶辅助功能的车主拉响警报,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责任。”科恩豪斯说。

    Autopilot是否有缺陷

    美国的第一起Autopilot致死事故发生在2016年,当时俄亥俄州前海豹突击队成员约书亚·布朗(Joshua Brown)驾驶着一辆开启了Autopilot的Model S,行驶在佛罗里达州一条州立公路上,在一个十字路口与一辆横向行驶的半挂卡车相撞,不幸身亡。

    特斯拉当时做出解释:因为这辆半挂车厢体是纯白色的,加之那天阳光很好,光线很亮,Autopilot没能识别出这辆车。

    NHTSA因此对Autopilot进行了审查,得出结论Autopilot不存在缺陷。但是在之后的4-5年内,类似的事故一直在发生,每次的审查结论依旧是“不存在缺陷”。

    然而,在随后的几年里,类似的调查不断质疑着Autopilot的安全性和可靠性,力度最大的一次莫过于NHTSA对全美2014年后生产的76.5万辆特斯拉进行的更大规模调查。

    调查的主要内容是Autopilot开启状态下的11起特斯拉追尾紧急车辆的事故。这些事故共造成1人死亡、17人受伤。审查的关键点是特斯拉Autopilot是否无法识别停在车道上的车辆,也无法监测驾驶员的状态。

    自Autopilot车祸发生以来,特斯拉已经对软件进行了更新,避免驾驶员滥用,包括在车辆行驶中禁用游戏功能(Passenger Play)。它还试图提高Autopilot检测紧急车辆的能力。

    该公司表示,Autopilot和 “完全自动驾驶”(Full Self-Driving)系统都不能“自动”驾驶,司机必须保持注意,并随时准备作出反应。

    2021年,NHTSA命令几十家汽车和技术公司报告自动驾驶汽车的碰撞数据,以便更好地监测其安全性。

    但是,当其他自动驾驶汽车开发商,如Waymo和Argo,都在按照规定,雇佣专人对技术进行测试时,特斯拉正在使用自己的车主进行测试,并向车主收取1.2万美元的“特权费”。数百名特斯拉车主正在美国的公共道路上测试“完全自动驾驶”。

    里亚德案死者之一洛佩斯家庭的律师阿森·萨拉皮尼安(Arsen Sarapinian)1月18日表示,他们正在密切关注刑事诉讼,等待NHTSA的调查报告结果,并希望获得公正。

    但是,萨拉皮尼安说:“无论是刑事案件还是民事诉讼,他们(两名死者)都不可能再回来了。”

     

    本文作者:马晓蕾,来源:汽车商业评论,原文标题:《全球首例,滥用自动驾驶被控杀人罪》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